欢迎访问湖南龙山政协网
    文史龙山 - 忽如一夜春风来
    忽如一夜春风来
    ——贾坝公社新华大队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纪实
    发布时间:2010/5/12 11:26:58,作者:杜诗江 , 来源:文史委员会 ,点击:2706

     

    在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的文章里我写道:“说起改革开放,不能不让人想到农民群众的伟大创举。”我的这个结论是从我亲身经历亲眼见到的当时贾坝公社新华大队农民自觉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践中得来的。

    1981年春,我随县委工作组,到贾坝公社支援春耕生产。在那个年代,“以粮为纲”。每逢农忙季节,县委都要组织机关干部下乡支援农业生产。我们工作组10多个人,大多是宣传战线的,公社党委把我们分配到各个大队,我被分到新华大队,住农民家里,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白天下地干活,晚上办农民夜校,组织农民学政治、学技术、学文化。对出工积极、劳动肯干、热爱集体的人,每天都进行表扬,还在村口办了黑板报,表扬好人好事;对家庭困难的农民,访贫问苦,设法从粮食部门搞来“统销粮”指标,从民政局搞来救济款,解决他们的“春荒”问题。我满以为这样一来,全大队的春耕生产会热火朝天地开展起来。哪知不然。过了一段时间,我搞得精疲力尽了,大队的春耕生产仍没有多少起色。劳动力集中不起来,有的出工不出力,春耕生产进度缓慢。晚上农民夜校来的人也越来越少。有的人来了就打瞌睡,提不起精神。什么原因呢?我心里纳闷,找了些老党员座谈。他们说:“看来这集体是搞不下去了,只有分田到户各搞各!”“杜同志,你到桐堡大队排沙坡去看看吧,他们早都各搞各了。”他们讲的这话我相信。因为县委工作组刚来贾坝公社时,领导派我和公社秘书到排沙坡去调查过。这里地处木头界北坡,交通不便,很少有干部光顾。我们经过艰难地爬涉,才来到这里。和群众访谈,群众对粮食增产、收入增加都谈得津津乐道,十分高兴;但对包产到户都不承认,生怕上面来的干部断了他们吃饱饭的路。我们白天和群众生产,晚上一家一户走访,经过大量的细查细访,才了解到他们在1979年就包产到户了。两年来,粮食产量翻了一番多,除完成国家粮食定购任务以外,还多卖几万斤超产粮。在当时看来,这确是个奇迹。排沙坡的实践证明,包产到户是调动农民积极性的好办法,但上面没部署,我怎么敢搞。为了搞清楚新华大队大多数农民的真实想法,除了开座谈会,我还挨家挨户地走访农民家庭,了解群众的情绪,征求群众的意见。一连几天,我走访了全村各组的大部分农户,农民几乎异口同声地说:“杜同志,你向上面反映一下,我们还是各搞各的吧!”有的还深表同情地说:“杜同志,你为我们操了好大的心,如果田土到户各搞各,你也可以大大省心了。”

    这来自实践的呼声,这来自大地的真情震撼着我,一连几夜睡不好觉。我想找县里领导把农民的意见反映上去,可心里又想:虽然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了改革开放的路线,安徽凤阳农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经验在全国推广,和龙山邻近的湖北、四川的农村也都在搞田土责任制到户,但湖南还在观望。“上面放,下面盼,中间有个顶门槛。”就是当时真实情况的写照。当时人们在私下时都在议论包产到户的事,在县委机关大院甚至成为人们议论的中心。有的说,包产到户是分田单干,搞资本主义,“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有的说,安徽风阳农民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其实我们龙山也有,只是没有宣传、总结罢了;有的说,管他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只要能增产、有饭吃就行;有的还谈到真理标准问题,人们在议论中思想不断解放。当时以杨正午同志为书记的龙山县委一班人思想是解放的,只是省、州没有部署,县里犯难。我决定把新华大队的情况向领导汇报。说来也巧,当天,正午书记检查春耕生产,正好从老兴到贾坝,来到新华,我向他汇报了新华春耕生产情况和群众的要求。正午书记听汇报后,果断地说:既然群众有要求,实践证明又能使农民增产增收,那就搞吧!不过要先搞试点为好。田土怎么承包到户?已经播种的秧田怎么分配?耕牛和大型农具怎么处置?这些问题要摸出个道道来。他指示我选一个干部力量强的生产队先搞试点,然后全面推开。

    消息传出,群众情绪陡然高涨,各队争着要搞试点。当晚6队的几个干部硬是把我拉到他们队里去,群众坐了满满一屋,原来他们早已商量好,把田土、耕牛、犁耙和已播种的秧田都已分到户了,当着我的面一宣布,立刻暴发了长时间掌声。

    6队是新近才成立的,全队7户人家,有6户是常年外出跑“副业”的。以前他们分别在3队、4队、5队,生产队长管不着他们,就不管他们,于是他们就各自脱离原来的队把田土带出来,新成立了一个队。他们早已作好了分田到户的方案,准备悄悄地搞“单干”。听说这次要选一个队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试点,他们喜出望外,志在必得,于是抢先把我拉去宣布了他们田土到户的方案。既然已成事实,我就和村支部的同志商量,赞成了他们的作法。赞是赞成了,但我心里没底,怕闹出乱子,有负正午书记的重托。这一夜,我展转反侧,彻夜难眠。第二天,东方刚一刷白,我就起床,到6队一家一户去走访。哪知群众比我起得还早,我走到6队时,他们早已下地干活了。有的犁田,有的挖土,有的积肥,有的在整修秧田的水沟,大家各忙各的,再也不用生产队长喊“出工”了。我想到劳力弱的一户大妈家里去看看,他只有母女两人,不会犁田怎么办?可当我走到她家时,她娘家的侄儿已担着犁头,正准备给她家去犁田。她侄儿说:“昨夜听说姑妈家田土到户了,我今天早早地来帮她犁田。”老大妈乐哈哈地说:“杜同志,做阳春的事我们自己会管,就是肥料我们买不到,你要帮我们担点心。”当天下午队里的几个干部兴冲冲地找到我,请我去队里会餐,说是庆祝联产承包责任制试点成功。他们从贾坝水库买来了8斤多重的一条鱼,又从召市买来了“包谷烧”、猪肉、豆腐,还从山里弄来了好些野味,搞得十分丰盛。面对此情此景,我感谢他们的好意,也佩服他们的能力。因为在当时,物资匮乏,什么都凭票供应,能随便买上肉、鱼,是要讲角色的。席间,大家频频举杯,热情洋溢,就象办喜事一样高兴。我不胜酒力,也连饮几杯,“与君一醉一陶然”。这一夜我睡得很香,醉梦中,我看到了丰收的田野,农民的笑靥。几天后,我在县里开会。贾坝公社来了电话,说是新华大队不仅6队,全村其他各队也都搞田土责任制到户了。分管农村工作的县委副书记张苏然同志说:“好嘛!农民有积极性,又能增产,把试点扩大点更好。”开完会,我请张苏然同志给新华大队批了点化肥和烧石灰用的煤炭,就匆匆赶回新华了。我回到村里一看,面貌全变了,田野上到处是一片热气腾腾的春耕气象,村落里,一树树梨花迎风绽放,呈现在我眼前的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美丽画卷。

     

    上一条:万众一心战卧龙
    下一条:龙山剿匪梗概录

    相关内容:
    没有相关信息